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行董事會11月30日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生效日期為2016年10月1日。屆時,人民幣將繼美元、英鎊、日圓和歐元後,成為籃子中的第五種貨幣。由於此前IMF總裁拉加德不斷吹風支持人民幣,中國也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因此人民幣入籃幾乎沒有懸念。

此時,吸引眼球的是,人民幣在貨幣籃子中的權重將達到10.9%,排在美元和歐元之後,一舉超越日圓和英鎊。IMF認為,籃子內貨幣的相對權重應該可以反映它們在世界貿易和金融系統中的相對重要性。

這一比例是根據IMF今年經過修改的權重公式計算出來的。在之前的計算公式中,貨幣的權重計算由貿易變量(出口價值)和金融變量(其他國家持有這種貨幣的儲備量和其他金融指數)組成,其中貿易變量佔大約三分之二的份量。但在今年的新公式中,IMF提高了金融變量的重要性,讓貿易變量與金融變量各佔50%比重。此外金融變量還計入外匯市場交投總額、國際銀行負債和國際債券證券等。

根據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項目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的計算,如果按IMF的舊公式,人民幣入籃後佔有的權重本應該有14.2%。中國是全球最大出口國,但人民幣在全球金融交易中的使用相對較少,拉低了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

「新的公式大幅強調金融變量,減少了全球貿易的比重。」甘思德對BBC中文網表示,「因此新的計算方式讓人民幣的權重少了3個百分點,對歐元和英鎊的權重產生了大幅影響。」

而美元的新權重僅僅由41.9%略微降低至41.7%,幾乎等於沒變。

美國威爾遜中心公共政策研究員、前IMF執行董事朗德薩格爾(Meg Lundsager)表示,由於美元在國際金融交易中被廣泛使用,因此即使貨幣籃子中新加入了第5種貨幣,美元的權重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美元的權重被金融變量拉回來了,」朗德薩格爾對BBC中文網說,「美元在全世界還是處於支配地位。」

朗德薩格爾去年剛剛卸下IMF的職位。她說5年前她還在IMF任職時,IMF就已經考慮將一些金融變量計算在內,但「那時他們(IMF)認為世界各國沒有足夠的數據去做這件事。」

舊的貨幣權重計算方式自1978年起就開始採用,已經無法反應當今的世界經濟狀況。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羅迪(Nicholas Lardy)說,「很明顯,(全球)貿易比最初有了明顯的增長,但是金融交易增長得更明顯。」

在新的計算公式下,英鎊被日圓超越,成為5種貨幣中佔權重最小的貨幣。不過朗德薩格爾說,這只能說明在這組特定的指數中,日圓被使用的程度比英鎊更大。「(日圓)8.3%的權重比(英鎊)8.1%的權重重要多少?這基本上沒什麼區別。」

歐元的權重下跌最大,從37.4%下降至30.9%。

甘思德說,這反映出歐元在全球經濟中佔的比例,不再像以前那樣大了。但是他提醒到,歐元仍然穩居第二,而且幾乎是人民幣所佔權重的3倍。

相較於5種貨幣的排名,甘思德認為權重比例本身更能反應問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行董事會11月30日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

Image caption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行董事會11月30日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

「我認為權重比例能夠給予人們在全球經濟中,貨幣重要程度的總體概念。」甘思德說,「歐元、英鎊和日圓仍然很重要。歐元的權重雖然比以前下降了6個百分點,但仍然排第二。美元仍然佔貨幣籃子的最大比例。全球經濟仍然被美元主導。」

在很大程度上來講,SDR是IMF創造出來供世界各國央行之間使用的記帳方式,不能公開在金融市場交易,因此其中貨幣的權重比例,無法凖確反應市場對這些貨幣的需求。

根據IMF的數據,2015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儲備資產中佔63.8%,比例遠遠大過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IMF尚未單獨統計人民幣資產佔全球央行儲備的比例。

羅迪在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表示,全球央行的儲備中大概只有1%是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因此實際上各國央行對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使用,比人民幣在特別提款權籃子中佔的權重要小得多。」

「我認為長期來看,各國央行對人民幣計價資產的持有會增加,但會非常緩慢。」羅迪對BBC中文網說,「只有一些央行會根據特別提款權的權重調整貨幣儲備的比例,大部分央行的儲備都具有一定彈性。」

世界各國央行並不需要依照SDR貨幣籃子的組成比例調整自己的外匯儲備配置。人民幣已經被一些國家配置為儲備貨幣。與中國經貿往來密切的國家更傾向於增加人民幣外匯資產。

但朗德薩格爾說,總的來說,中國金融市場還沒有足夠多的產品,吸引其他國家的央行購買。她說,「而且那些央行還要確保能夠及時賣出那些資產,這是外幣資產的意義所在。」

IMF認為到2016年10月時,人民幣可以達到「自由使用」的標凖。但「自由使用」並不等於自由兌換,而只是指一種貨幣可以被廣泛使用。根據中國的「十三五」規劃,人民幣預期將在2020年實現自由兌換。

「我不認為世界儲備經理們會像看待美元、英鎊、日圓市場那樣看待人民幣市場。」 朗德薩格爾說。因此她認為世界各國對人民幣儲備的需求並不會在短期激增。

甘思德則認為幾年內,人民幣入籃可能會讓各國央行的人民幣儲備翻倍。「但這和各國央行持有的美元儲備相比,仍然差得很遠。即使人民幣儲備翻倍,仍然只會佔到全球儲備的不到2%。」

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是世界各國央行最主要的4種儲備貨幣,合計佔全球外匯儲備近92.8%.

羅迪說,人民幣「加入到籃子中與成為儲備貨幣並不相等。但一個國家的貨幣如果在這個籃子裏,就更有可能成為重要的儲備貨幣。」

不論在SDR貨幣籃子中所佔的權重是接近15%還是接近11%,羅迪認為最重要的是人民幣進入了貨幣籃子,「而目前的趨勢是,5年後的評估,人民幣的權重大概會繼續增加,因為更多的金融交易會以人民幣進行。」

甘思德說,長期來看,如果要讓人民幣擁有更大的儲存價值,人們需要對中國的經濟有很大的信心。他說考慮到今年夏天中國的金融市場動蕩,以及人們對政治穩定性的考慮,人民幣要達到這個目標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是即使中國目前面臨經濟放緩,「中國仍然比貨幣籃子裏的其他國家增長速度快,而且也可以預期更大比例的貿易和投資將以人民幣進行。」甘思德說,這是長期的趨勢。

 

 

 

 


如果大家對海外投資有興趣,不妨可跟賈先生一起交流喔
有任何想知道的訊息都歡迎資訊   
點我諮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理財專家】賈先生 財富商會

Mr.賈-財經專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